首页 聚焦永城 重要活动 文化 特色栏目 声音 访谈 微视界 新闻早知道 其他栏目

文化历史

相关栏目: 教育在线 文化历史

老马

来源:本报讯 发布时间:2020-03-18

□李世民
  老马不是一个人,是一匹马。
  那年秋天,我和母亲一块去舅舅家,赶巧了,舅舅正准备去县城买点饼肥,正好缺个帮手,舅舅就让我坐上他的马车。当时我心里也乐:都蹿成一棵树苗那么高了,还从来没去过县城呢。
  那匹马显然是很不好看的,暗淡无光的黑红色毛发,清晰的肋骨把它的瘦弱展示得一览无余,甚至它的腿上还沾着几块巴掌大的泥土和粪便的混合物。
  很快,我对那匹马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:舅舅赶它的时候,不用缰绳,也不用鞭子,想快一点赶路,舅舅“驾驾”两声,那匹马就挺起腿,弓起腰,起劲地跑。拐弯的时候,舅舅“噫噫”两声,它朝左;舅舅“喔喔”两声,它向右。如果舅舅“吁——”的一声的话,它就规规矩矩地停了下来。舅舅简单的吆喝像童话里的故事,牵动了我的好奇和向往。
  一路上的秋野,弥漫着成熟玉米的馨香,我坐在一颠一颤的马车上,拥有着新媳妇坐花轿一样新鲜和美好的感觉。
  县城说到就到了,我睁大了眼睛,县城的模样就在行走中的马车上装进了我的记忆里。随着舅舅的“噫噫”和“喔喔”声,我们的马车穿过几条街,拐过几道弯,绕过熙熙攘攘的人群,从北关来到了南关。
  舅舅买饼肥的油厂就在南关,油厂的后院里有一块空地,地面上生出了许多杂草。舅舅把没有卸套的马车赶到了空地上,就去厂房里装饼肥去了。临走的时候,舅舅交给了我一个任务:看马车。
  我以为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,舅舅走了之后我才知道,其实我想错了:那匹马根本不用看,它站在大院里,像一个听话的孩子站在母亲画出的圆圈里,一直原地不动。有时候,它埋头啃一阵子地上的杂草,有时候,它抬头眺望远方的蓝天。当时我就想:真是一匹好马,等我长大了,一定也要拥有一匹这样的马。
  我陪着那匹马站了好长时间,腿有些酸了,就走到墙根的那棵梧桐树下,地上有一群蚂蚁正在热火朝天地搬运食物。当时我肯定是一个动物爱好者,蹲下来仔细观察,只见一老两少三只蚂蚁表现得异常勇敢,爷几个面对一只肥硕的虫子,义无反顾地推啊扛啊拉啊举啊……
  当我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,院子里空荡荡的,马车不见了。
  舅舅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,他没有责怪我,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。舅舅说,你朝西,我向东,找不到马——
  下面的话虽然没说完,但我觉得舅舅的声音结实得像钉子钉在了墙上。
  我顺着油厂外面的柏油马路向西奔去,当时我惊慌失措的样子和心情无法用贴切的话语来表达,不知是像东一头西一头被人追赶的蚂蚱,还是像南一阵北一阵追赶部队的伤兵。
  我一边奔跑,一边搜寻,终于发现对面来了一辆马车,肯定是舅舅的马车!我奋不顾身地冲到大路中间,身体伸展成一个“大”字,高喝道:停车!停车!赶马车的老汉“吁”的一声,马车就停了下来,真是一匹听话的好马啊。我上前说,这是我舅舅家的马——车,还给我们!老汉先是愣了一下,继而又笑着说,小家伙,是认错人了还是认错马了,看清楚了,这不是马,是驴子。我羞得满脸通红,撒腿又向西跑去。
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终于跑不动了,我就在路边的草丛上坐下来,心里头乱糟糟地想:也许,舅舅已经找到了马,拉着饼肥回家了;也许,舅舅的马已经被小偷藏到了家里,用墨水染成了别的颜色……想来想去,我还是拖着沉重的脚步往回走。
  来到县城的时候,已是万家灯火,油厂看大门的老者告诉我:你舅舅啊,开始是满天满地里找马,不但没有找到马,也找不到小孩了,现在,他又满天满地里找你去了。
  听到这个消息,我心里更是乱成了一团麻,我不知道我应该是去找马,还是去找舅舅,就在县城的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啊走啊,想啊想啊,最后,我作出了决定:反正已经闯了祸,回家吧。
  就这样,一个十二岁的少年,穿过了县城的大街小巷,沿着一条弯弯的小河,吃了两块从路边田里扒来的甘薯,喝了三次河水,走了前前后后一百多华里的路程,回到了家里。
  第二天,太阳还没有出来的时候,舅舅就敲响了我家的大门,为了找我,舅舅跑了整整一夜。
  至于那匹马,它带着马车,穿过几条街,拐过几道弯,绕过熙熙攘攘的人群,从南关来到了北关,又从北关返回到了舅舅家里,这是舅舅告诉我的。
  舅舅还说,那是一匹老马。

责任编辑:jryccm
首页 | 聚焦永城 | 重要活动 | 文化 | 特色栏目 | 声音 | 访谈 | 微视界 | 新闻早知道 | 其他栏目

Copyright 2009-2019 今日永城传媒网 版权所有

电脑版 | 移动版

永利高网上注册送彩金 白菜大全自动送彩金 爱彩送彩金 微信算账机器人 彩票大赢家 广西快三机器人 彩票大赢家 新会员充值送彩金平台 白菜大全自动送彩金 送彩金的娱乐网